地雷丸

晨曦

总之船会在山崖上死去,当你
尽情往风眼里望去却不见风
当你缺乏某种自发尾识别
一吻的本领,所以模仿着你

再也无法从血脉里摘抄雪花了
偏偏有一丛候鸟们操儿化音
越过皮肤,学会提前献世的本领

欢呼吧,像再也无法像呼吸那样
继续计算有多少盏白雾亮起
“一言难尽——但时间从这里上升”

直到最后水手们收起这叠绳索
在你今夜的枕上,碑铭涌出
告诉我,何以人们习惯聪敏之后
总是将礁石的失败称作皱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