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投名状

如果可以,就在大地的腰间
一刀剖下谎言游行的路径
如果,就在伤痕中种一抔雪花
好使第二天的炮烙翻出泪痕

如果双眼都烧了,堪堪可将
遗嘱埋进一川岌岌的草丛
不再假装苍耳、狂絮、风滚草
唯有驻守本身让人逃向火苗

从此不再叫嚷,因为河流深处
原来从不留下余地供人吻别
但于气泡中被缓缓复制的车影
驶过水际,红色巴士,不是船桨

像哑巴和旗手一起挖出的心脏
突然回城,继续将目光置于霓虹上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