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刻舟

依旧距离数百个星期过去有
磐石楔入海底以前的距离
而亲爱的人啊,却不肯坦白
为何在漏斗那头装填棉絮

当灯丝和表盘皆不再可靠
怀抱中便只剩下丛生的飞雪
你开始像磨盘于鱼群中大笑
头顶有每一粒盐摇摇坠跌

要相信曾在这里不告而降
理由是正面对油菜花的头骨
唯有田垄能如书信般腐烂
一切岸线却平静得毋须忏悔

最终缝进嘴唇的水仙让你想起
号令寸草不生的车辙天生一对

评论

热度(37)

  1. 日日月日月地雷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