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夜航船

宁可用锈了的刀卷起
四十年后一场大雪
当春光在你的胃里
编织让人难过的戏剧

宁可用流言编织花冠
永远装点你的眼眉
可是阮分不开两岸
唯独唢呐成为一艘渡轮

那么钓起一江芦苇
或者枯萎的两条红鲤
它们在某一个前夜曾经
作为灯下的花蕊老去

后来就再也没有断崖
从倒影的边缘长出
或不必问你是否在掌心
见证一丛丹杏的哭声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