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阳关

计划外的春天离间一双窥镜
跌在台阶上的晨曦因此哭腔惊人
今日没有树林容留快活的絮语
正是我杀死那株低贱的皱皮木瓜

“遭遇”只会预约好抬头的时间
路灯们却能复制离别的一唱三叹
当我的行踪用于锦灰堆的重组
请你顺便收割所有垂死的皱皮木瓜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