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5)

连着拍了半月有余,关导大发慈悲喊了放假,令两位主演终于有片刻放松余暇。户外活动当然不可少——总不能戏外还糜烂。但陈坤是个动不起来的性子,望见鹿晗一派生机勃勃,忍不住出了声,懒懒地,好像专门要丢一把声过去,待有人看过来时,却又只是看见他笑,如甩了声后旁若无人般挥着手。

“你找到人跟你一起打球了吗?”

鹿晗睫毛扇了扇,摇摇头,双唇上下一抿,细细小小疤痕便被这一抿带得似有还无。陈坤盯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视线落点实在可疑,连忙从靠背椅上直起身子,本来交叉的腿分开,安安分分稳稳垂着指地。他换姿势,本是想正经些,至少好好做倾听青年人心事的中生前辈,这样想着便顺口给了建议:取景地附近自然没有网吧,连游戏厅都未必有,但台球厅还是有的(作为小镇青年的标准配置)。戏里没设置类似情节,但从中未必不可以再将路有的心思揣摩得更细致些。

陈坤自以为口吻是诚恳温和的,孰料听在鹿晗耳里非但不止谆谆善诱,简直到了跃跃欲试的地步,当下一拍大腿说坤哥说得对,要不咱们去试试——“要不”二字完全可以删除。陈坤事后想起这事,意识到是刚刚将身一正那动作在推波助澜,教对方以为自己也心怀期待,不觉去想如果那时自己再表现得漫不经心活成廿岁金燕西样子又会如何。那本来是他惯用面皮的,如何就在对方面前改了面目呢?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我不会打啊。”他习惯性地捻眉心。其实也会一些,但他那时或许是抓了个推拒借口,未料又一次失策。鹿晗抓抓头发,冲他笑,好像还不自觉地扬了下巴:“坤哥,我教你呗?”那语气熟稔到把他当了哥们,那其实是不太多见的神色。这认知突然便七拐八拐地杀进陈坤胸膛里,他便知道今天是没法拒绝鹿晗了。

鹿晗拿蜡盒磨着球杆顶端,身子绷得直,腰线便极劲利地显山露水。陈坤移了目光,一半学他,一半往记忆里捡拾,终于抓出个姿势来,自认准备就绪便往球桌上一伏,作势往黑球上戳。

身后忽然多一声笑,紧接着一对手抓在自己腰上,掌心热度令他不禁一颤。球杆随即偏斜,漫无目的地逸去,擦着球面,溅出闷闷碰撞声。那双手还没移开,指尖虚虚贴——也许是黏在自己身上。

“姿势错啦错啦,”鹿晗扶着他腰,想纠正他动作,不自觉间将对方拉近自己。他无知无觉,陈坤却被他捉得堪堪一愣:身后便绕着某人体温,隔着布料隐隐约约地蒸来,不在戏里却贴得更近,他被这念头打出一额细细的汗。随着鹿晗的动作调了身子,轮廓却贴得更近,几乎严丝合缝。微微地弓起腰来,抬高身躯后似乎嗅得到青年鼻息,他只僵了片刻,鹿晗的手便离开他腰——如同知情识趣——顺着扶上双肩指点他双手如何摆放。掌中忽然渗出一片滑,陈坤无声勾着球杆,忽然指腹被擦过,桌上又溅出一片响声,黑撞白撞红,悠悠然转着转着驻在洞口前。

陈坤直起身,轻轻哈了一声。打球并不难,但哈出这口气,竟让他有了些许如释重负的感觉。

“坤哥太紧张啦,”鹿晗说着离开他,捉着球杆找最佳角度,轻轻贴着桌缘来回逡巡地调整力度。他是专注的,眼底燃着光的光似乎有热度,蒸出鼻尖一丝汗。球飞出去的时候陈坤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看的老电影,开篇也是昏暗灯影下的台球桌,但镜头摇得很凶,让他以为球桌上的轨迹来往是没有滞涩胶着的——电影后来情节是什么样?陈坤背过去拿手撑着桌,交叉着双腿伸着背想,依稀想起来摇摇颤颤的长镜头里,参军归来的男主角为寻到女主,一日一夜内撞遍了整个台湾岛的台球室,又想起那片段最后几分钟里雨下得迷蒙,半倾的伞檐落了细细的水柱。

他走了神,不知道茫茫雨声里鹿晗已反手背着球杆到他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坤哥?坤哥?试探着喊他。陈坤回过神,摸了摸鼻尖擦掉尴尬,弓在桌边作势往球腹里顶,但只顶了一下便抬头皱眉,仿佛找不到方向。

于是鹿晗又来了,扶着他的肩往左偏。角度不对啊哥——索性连姓名也省掉。他将手绕过来,左手绕过陈坤腰身,右手绕着肩头贴住陈坤的手,上身弯下带着陈坤向前倾。

他拿目光捡拾着球与球,球与洞之间的线,于是整个头都偏过来,压在陈坤肩上。陈坤用余光看得到他头顶的发——近乎毛茸茸的质感。他把着陈坤的手,将球杆往前送,似乎能听见杆身压在桌檐上擦出的细碎声响。前后调整一下角度,然后倏然向前,那一下声音碰得清脆,让人想起开工没有回头箭之类的词语。

一杆进洞。

虽然不是自己打出来,但陈坤仍因此觉心情不错,回头冲鹿晗笑了笑。他没想到鹿晗会在这时突然后撤,彻底离开方才两人相贴的情境,这竟让陈坤的笑有了落空般的微妙感觉。仿佛想起刚刚两人紧紧相贴的场面有多令人尴尬,是需要“后知后觉”的一桩事。

但他仍然心中一跳,跳完方把笑容换了澄澈谢意,继续交叉着伸腿看鹿晗对着台球桌思索。

鹿晗倾身的样子是好看的,弓的脊背与塌的一寸腰,线条利落地蜿蜒。球杆被他圈在指间,出杆也利落,脆响不断。不知道台球室能否抽烟?他突然想,没来由的想法,似乎是要将那气味一燃,燃成什么的替代品。

他又摸了摸鼻尖。

 

出了台球室,夕阳烧得很潺湲,悬在两人头顶似像一尊橙红的、迟迟未入洞的圆球。陈坤交叉双手于脑后,向上顶了顶身子试图拉一拉腰身:起起伏伏太久,明明是和运动有关的事,他也觉得腰背上有微微酸疼。这一点从鹿晗身上却看不出端倪——陈坤猜测大约是路有这角色让他憋得太久,忽然回到鹿晗本人,自然要兴奋一些。

其实他们拍摄地点是有运动场所的:乡镇学校的操场矗了两个篮球框,上面印着捐助公司的LOGO,褪了一半只有些微油漆般的红痕。很少有人来打,然而今天有个篮球在旁边。

鹿晗拿起来,两掌之间掂了掂:“气好像不是很够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将球在地上一拍,陈坤看得出他掌根用了更多力。他原地运了几次,忽然朝篮筐一阵冲,是要三步上篮的架势。鹿晗抛进一个,接球再运,发尖甩出更多汗粒,夕阳下竟有些晶莹。

陈坤站住了,手放下来揣在兜里,静静等着他,但视线仍只停留一阵便匆匆移开,也不说话。球进筐时会扫出相当飒爽的声音,片场没人的情况下会听得更分明,一下两下地蹭过耳膜。

一个,两个,三个。

但他没等到第四个——等到的是鹿晗一声短促的呼。再望过去时鹿晗已坐在地下,裤腿卷起来,膝头一道红红擦痕。他急急过去扶他。鹿晗借着男人伸来的手站起来,泰半重量压在陈坤肩上——他试了试,关节没事,走路没问题,但膝头擦伤处仍一片火烫。

“要紧吗?”陈坤问他,“是不是很疼?”鹿晗先摇头,又点头,抓紧陈坤手肘。说的第一句话却成了别告诉关导——自然也别告诉其他人。陈坤望着他想,这么受瞩目的一个人,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的?但环顾了四周,却想不出别的说法。

鹿晗看上去是真的很疼,以至于陈坤不禁皱眉:如果不是自己陪他来,这家伙会不会打消心思,也就不会心血来潮看不到地上的小石头?

“走吧。”他阻止想把靠在自己肩上的重量撤回去的鹿晗,情愿叫他揽着靠着自己,“就走到那个口子上,你坐下休息,我开车来给你处理一下。”

他想起优优也喜欢打球,也免不了磕磕碰碰,自己处理起来居然也得心应手了。

-

 @宁芙 

评论(6)

热度(36)

  1. 宁芙地雷丸 转载了此文字
    这章好撩啊 本老母亲脸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