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黄梁】爱人同志

Anthony Wong/Albert Leung

-

他同Anthony一起走过的路不算少,这句话可被赋予诗意,提升至林或更多人人生纲领的高度。但此刻他只想将这句话还给它自身:林和Anthony曾走过不少的路,重要的几支都被他写进歌里,不经意间倒让他当了一力促成乐坛几位道长彼此斗法的祸首。所以如今似乎也可以唱——寻未寻欢乐,行未行歪路——当然也是字面上的小把戏,他行的分明是仁爱路。注脚里他也讲明白了,有人不忠有人不孝,天地无情“我们”有爱。且慢,谁们?他忽然想起来明天是什么日子,顿时那天地的铮铮面目登时清晰起来:明日的密云要光临了,他还在这里烧着烟,忘了有没有月声风影,单有体育馆旁路灯的黄,燃亮他一半侧脸。有歌迷劝他少抽些烟,他悠悠然喷出口白茫茫雾,转身去拉车门。把手上贴附的夜色被他手指拂开了,才知道原来如今路都不必走——才从明天想起今天的处境来。

他其实早不记得仁爱路的时间了,故地重游只是新千禧的前夕,游了才知道连烟蒂弃在哪里都不记得,分明当初就落在脚边,等闪电来时堪堪砌成热的雪尘。后来他怎么会以第一人称捡拾沿街的旧烟头?抽烟的是Albert,在他人之后声称自己想念手指烟草味道的才是Anthony。Anthony松松揽着他的肩头,手臂擦过他后颈时林也倏然升起过掐灭一根烟的念头——烟丝是带不来那样的感觉的:那是风从水面上劫过的一寸光。可后来怎么没灭呢?好像就是Anthony将轻软声线一现时他改变的主意。

唔好再食烟嘞。Anthony讲,对身体唔好。林不侧头也知道那一双眼里盛着多少璀璨光辉,红绿黄晕开在一对幽深里,叠起另一座城。他也只是笑,后来还是侧了头,不但侧了头,连整副身躯都投向Anthony臂弯深处,共他高贵地拥抱。他吻Anthony,吻得天地妒忌;揉不碎他两眼的光,便索性将自己也嵌进去。

喂,喂,你系度做紧咩?事后才想起有人这么问,却不记得是边个。他吻得深深,却仍有心思不给对手擒获,从呼吸声里分辨出雨丝风片的起伏,渗进Anthony的发里,滑到唇上时他也尝到冷,心知那是相连的证明。点解唔食烟?林无言发问,不记得有没有一瞬掀过一边眼皮,唔食烟,点能够畀你觉得暖?这想法当然幼稚,不然Anthony不可能将手指浸在林软软发里,在他耳根轻轻蹭过后才拿出来,令伞骨在一蓬雨打里撑开。雨在黑伞的顶落得透明,但也细细绵绵像星辰有了声息。

走啦,Anthony牵他手,face to face变了hand in hand,眼角笑纹转成掌心伏线,照样旖旎得像簇小小的火。是夜远超三十步的街都逛过令多少歌词都成了谶语。可后来他想起这晚,第一反应却是皇后离去当晚——可见仍有命运是词里写不定的,譬如他们从未有过惊世约誓,却偏偏有人来称颂甜美生活。到后来天色终究也灰蓝了,像他们一起见过的无数夜晚尽头山脊的起伏一样只露一半的锋芒。喂,喂,点解都唔够Sharp?你见到的难道不是钢铁燃烧的颜色?

那烟烧到尽头,指端倒真真正正被暖了一回,眼前霓虹的光线倒黯了。只是烧尽的一根烟成不了任何记认,垂死地勾起他更多思绪。廿年前他也在这里等过Anthony吧:来人尖尖耳梢泛不出红晕,但足音加快却足以泄密。他望了对方想起来的头一桩事却是晚节不保;可他拉着Anthony衣袖时掌心细细密密地转了湿,将问题咽定的一瞬才明白,他原来是怕的。怕什么?今日到最后这答案也落空,在笑一笑之前就苍老,在晚节不保前早有人下落不明。廿年前的事他竟记得同十年前的事一样分明:所有人都以为Anthony是要对他说声抱歉,事实上Anthony也的确这样做了——那国语明明还是自己教给他的——但他也听到Anthony唱,让我相信你的忠贞,爱人同志。他要不要哭?他还记得从Anthony齿间跳出的一个“橙”字,颤颤地带了笑。橙色是血红尚未烧成的颜色吗?可十年后它终于也成为一面万众瞩目的旌旗。

(至少那时他们还相信,两手牵得起来;或者更多手都牵得起来,擎起的火炬都举得起来。)

Anthony当然是美丽的口号,可如今他还得几次机会于四面台为天空而歌?一想到这里,林仍不禁深深悚然。不过他自己倒也渐渐地不哭了,无非靠在大地向上几十米处,那人一半胸怀下;要等早年不知他奶娘的哪个写好的判词悬在头顶时,再惊出一身青马大桥上找不到的冷汗。然而共你沙中放逐的人是否只那一个?他弃掉今日第一根烟蒂,突然想问Anthony这样的事,只是一早明白这情并不属他专有。黄生唱这些歌时还不认识他。但林也知道,早年听伤逝时,他自己也烧烟的,那时他也从吐出的惨白迷障中,望见一张涓生绝望的脸。

-

FT:其实一般RPS的规矩大概是声明“本文和现实生活中任何人物事件无关请勿上升真人”?何况黄梁早已尘埃落定成了绝世传奇事——但写黄梁,实在没办法放弃与现实互动的野心(虽然结果是这篇文带有明显的演唱会观后感及黄梁史文献综述色彩)。大概我无法否认自己投射甚多。到底这篇文里他们化没化?问题其实是,我化没化?恐怕听一百遍电光幻影也只能堪堪想个大概。但即便他们不是皇后大盗,也总会有一天高贵拥抱吧,无论同志或爱人。

 @还云  @宁芙 请你们吃。

评论(11)

热度(33)

  1. 日日月日月地雷丸 转载了此文字
  2. 風姿幻視行地雷丸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好好啊~吼有feel.发觉某文化人本质可能是文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