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叶喻王/叶王】明知故犯(I)

[忘了告诉你,我想拥抱,而不想执手祷告]

(非原作背景)


叶修搭夜机回B市,途中就让师傅停了车。北京才下过雪,车开得慢,容许他在下车前开窗探一回头:楼上一团橘光正隔着玻璃扫他的眼,并不比一灯如豆显得寂寞。他在这扇灯下站足二十分钟,想得起他离开前它便有了常亮的习惯,想不起指间芙蓉王正烧得多自在——最后一截烟灰落在裤脚边,纸卷圈出个黑洞。他鞋尖碾熄地上一星焦红,腿一抬便碰到裤袋里手机颤抖。王杰希发消息,让他别在下面待着赶紧上楼,说上次收得草率,这几天又清出些东西。

王杰希把叶修的摄影集清出来了,放在进门鞋柜上。叶修一手揣兜一手拉柜门,好不容易从深处搜出双拖鞋。王杰希听到钥匙声音的时候已经过来了,没来得及将叶修从视野里逐出去,就索性杵得距他只半步之遥。他端详对方如何趟过门口鞋阵,又有些难堪地将那动作同趟过一条河联系起来。他当然不会让叶修识破片刻的难堪,叶修要将手搭上他肩膀,他则在前一秒便背身向书房去。

“冰箱里有冻的饺子,猪肉玉米的,”他说,“会弄的话自己弄点儿。”

他不再往家里囤泡面,如是者已二月有余。

 

出门饺子回家面,王杰希喊叶修回来拿东西,又明摆着催叶修走。事已至此叶修没道理用再民俗谚语增添依据,他很快放了筷子:大眼儿?书房近在咫尺,他仍然像在喊,似乎要靠自己声音震开层层暖气包围。王杰希不理会他,仅有光从门缝里渗出来,像推开叶修双足的潮水。他上次被这种光推开是在多久以前?叶修险些要将火机滑轮声音当成秒表:当时王杰希就靠在露台上,眼望着一线彤云,拇指来回地擦,试着揿动齿轮。他不太擅长对付这类机关,有点怕烧到手的意思,倒给了更早时候叶修专程送他这火机的机会。“别扔,专门给你的——你要打不起火就少抽点儿,”叶修说,“咱大眼儿唱歌好听,别弄出个烟嗓还怪哥带坏你。”但那晚王杰希就在阳台上面着叶修,脊骨撑出单薄身形,背后压低栏杆与一城车声。

他垂着手,手里来回地拨动;风搅得散火苗,盖不去一秒两秒三秒的咔嗒咔嗒。最后竟是叶修替他点了根烟。王杰希懂事,抽烟不过肺,那晚甚至连象征性的一吸都没有,但烟雾依然在两人之间散开,隐约的青蓝绵亘如山脉。

现在叶修有了更多耐性,心底默默读着秒声。过一会儿王杰希果然到他身边来,身上有味道,像烟灰,又像车轮下的雪。

“我翻了下,有几页纸——”

“我撕了。”王杰希说,“拍的是我。”

叶修别过眼去看他,两道阴影落在王杰希眼下,像浮出地表的密云。

“成吧!你留着也成,”摄影师——现在是导演——支着颐笑了,而王杰希的视线果然越过他的肩头,落于大瓷碗里的清汤浮辣油(B市的辣椒总在舌尖旋得短暂,越短越像一爿刀,反而不及米醋味道寡淡),“就当是婚内共同财产了!反正是两年前拍的,那时候新规定还没出来。”

其实他们当中没人学过法律,仅靠着修辞钩沉一些“心有戚戚”类的幻梦。他从王杰希的目光里大步踏出,偏偏碗底在水槽碰得响,响得王杰希疑心叶修发觉这笔财产还没分割。

 

渡口长亭有十八相送,半山阶梯也盘出过几个轮回,楼道里声控灯次第、亮得了心跳回忆。偏偏从沙发到卧室的几步路里,故事呈现匮乏状态——若有故事,叶修一早便能拍出来,未必会像现在一样蜷在沙发上,脚背搭着老情人的全新毛毯。王杰希把毛毯拎出来时他还支着肘,又喊了声大眼儿,手伸出去,差点碰到对方裤腿。他手指缩得快,连后面的话也吞得利落。只是已经勾不起王杰希好奇;王杰希只轻轻叹口气,脚步一停,头一低,反过来叹了声叶修:叶修啊。舌尖抵着上齿龈擦得轻快,难以让人反应过来这是对叶修那声呼唤的回应。

“我们拍MV都不稀罕这种桥段了,”他说,压不住的意难平程度略低于三年前,僵硬程度也不及——前提是叶修不突然来捉他的手。他愣了一下,随后望着被叶修抓住的那只手,视线攀到对方指根便不动。但再过几秒便会倏然上移,在叶修双眼里沉一潭水,随后别开去,中间留下短暂的茫然,愈是短暂愈显得那一刻的断裂真实。

叶修啊,王杰希又叹了口气:以后我们拍MV也不会用到这种桥段的。

凭这句话,他竟然让自己抽出手的行为显得富于职业道德,且在业务水平上也超出寻常人:哪个普通著名歌手会靠这么不循规蹈矩的联想行事呢?叶修在入睡前这么想——他翻一个身,望见墙上挂钟取了,一圈空白圆润如满月;无从计时,他甚至懒得衡量红眼航班带来的疲惫程度,亦甚至懒得细想同王杰希分手的理由。

-

一个大三角脑洞,尽量写出等边感而非白学感。组织长篇剧情的能力一直不太行,索性自暴自弃写成片段短篇合集。

(我流)tag学是这样:打【叶喻王】tag及该短篇出现的1V1CPtag和角色tag。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