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19-END)

《雁塔》下映前一天,他们仿佛未能免俗,拖着手潜入影院。小放映厅里冷气反而显得更足,屏幕映出程笛峻拔身影时陈坤明显一抖,换来鹿晗即时握他手,与他皮肤相触十指相扣。他将手指勾过去,在他指节凹陷处拍一拍,拍出音响里两声轻笑——那是路有头回同程笛针锋相对,男人沉着脸走过去,从少年桌肚搜走一本里尔克。镜头一转,转向塔下校舍内某夜,大雨在窗外敲得气势非凡,路有一推门,程笛的脚先踏进来半只。

他发尾濡湿,贴出深邃轮廓,衬出阴郁眼神:当时谁也没料到多年后会由路有继承——或者袭夺——那两道沉沉目光。他扬手,似乎想将课外书塞给路有,孰料少年刚开门便捉住男人手腕,让他衣摆几点泥水痕迹在闪电影像里更清晰。

路有扬着眉一咬唇,半个字未吐出来,程笛便进了家门。他拣长条凳坐下,眼神四下一钩,钩起一片地暗天昏,顶灯供电不足,光线黯得当真只剩一豆,照出他半阴半阳面容。

电影中骤雨只得这一场,往后高塔凌云,飞沙万里,干草堆上堆出泛焦味道。郁热搅碎孺慕与情欲的边界,野火烧破黄河边缘荒草的莽莽榛榛,而一场雨水却始终未降临——又或者是早在他们交锋那晚投个干净。鹿晗坐在影院里,握着陈坤手看完这一遍别离,直到最后镜头一抬,列车呜咽里卷上云烟滚滚。雨水不会咸涩,泪水却当然如此。他将手指曲起来,关节在眼周一擦,果然察觉一层露水般的潮湿。鹿晗想起这是他头回完整坐在影院里,像观众一样浸入这场茫然的爱恨。散场后他又多坐了一会儿,手指陷入陈坤软软掌心:他现在已很熟悉对方掌心的纹路了,但依然享受缱绻的片刻。陈坤另一只手探过来,在他头顶轻轻一摩,他借此嗅到对方身上一点点很淡的烟味,让他忽然生出吻一吻的冲动。

 

程笛一周前才刚刚踏上这里。有件事他骗了自己的学生:他根本不是什么来支教的老师——哪有那么高尚?他是戴罪之身,在当初学校犯了大错,只好在这里演一演救风尘。

多奇怪,他是喜欢里尔克,愈是喜欢愈要趁倾盆雨夜将那本书送还,最好能带清高微笑送返当日学生手里,好展露自己宽宥心肠伟大风骨。程笛只是不知今夜雨水竟涨得如此汹涌,竟然让他长长风衣衣摆沾动泥水,落进路有眼中——他看得分明,少年黑白眼仁也分明。书被他交回去,换来搪瓷杯中热茶,随雷电幻影起伏波纹,难以称得上是胜利。

周一学生们交作业:周记,严格要求八百字,但总有人只上缴一首诗。真奇怪,他握着纸页,看见金鱼在藻荇间喘息,海棠从舞池的中央蔓延升起,衣香鬓影冻出唇齿间的冷——大约只是意象间的堆砌,他忍不住想冷笑,一半是因为不相信这个年纪这个地方的学生会有相关阅历及想象力,却忘记另一半原因更简单:路有原来不是会按要求完成作业的人。他想在课堂上点他的名字:下课来我办公室。

他这样做了,结论却在将死前才收获:原来那黑白分明的眼并不令他心软。

它只会令他心折。

 

片尾曲响了,陈坤忽然如释重负:现在观众和主演的身份终于彻底撤下,但他们踏在鼓点里起身时,手指仍交叉一起。

他们出了影院,沿着长街走,霓虹溶进夜雾里,一片片地飘飞并砌在路边。路灯微黄得近乎微醺,照亮一丝浮尘,无意间又挑进他心坎里。他闭了眼,反而更能想象鹿晗的脸只被照亮一半的样子。陈坤想起有人说过鹿晗同他相似,想起被他亲吻过的眉骨及下颚,忍不住在便利店边停下。

“怎么了?”

“烟没了,我去买一包。”

开司米围巾绕回脸上,竟然有种晚霞似的温暖气味。陈坤放开鹿晗,推门撞出便利店迎客用的电子和弦,几分钟后又踏着相似节拍出来,手里多一包七星。他点烟,火苗兴奋地萦亮脸廓。一晃神竟然想起最早学抽烟的时候:伙伴们要呛的、纯的、劲儿大的,而细一点的——多一点花样的都会被讥为娘炮。

他曾为此坐立不安许久,而他现在只管撳亮火机,牙尖轻轻将爆珠咬开,烟雾便绕到眼前。隔着这白烟,他反而将鹿晗柔和脸廓看得更真。

他们继续勾着手指向前行去。

 

他们其实只有一次“分开”是被迫的。那天阳光明媚灿烂,照得路有两眼发花,鬼迷心窍。他脱了鞋站在田里,热度一路烫在脚心。他其实只想比照年轻诗人的想法,譬如凭这种热度证明下自己的存在,没想到最后却成了另一处好戏——他被程笛按在麦垛后咬着嘴唇,血气在夏日里有类似腐败的味道。程笛吻得凶狠,但田间的狗(他特意强调:没有人!)却更恶狞,对着他们交叠的影子吠叫。程笛的吻于是停了,按在他肩上的力却更大,将他推在麦垛之下。个把星期后程笛让路有去他办公室,提醒他不要错过去省城集训的机会。

 

他们走到公寓门口,脚步终于在阶梯上收住。烟从唇边取下来,折在指间,一线亮光化在感应灯朦胧的色彩里。树影摇一摇,晃到脚下,似乎摇得出群鸟振翼之声。多少步的街终于走到尽头,化作鹿晗此刻额上一线隐约的晶亮。他站在门口,勾着唇角看着送他到此的男人,双眼通透澄亮,被多少霓虹光线洗过,反而更像一对宽阔平湖。

“是这里?”

“是这里,我回去还得收拾一下。”

“好,明天见。”

“明天见。”

笑纹从陈坤眼角浮起来。烟灰落地无声,他多登一级台阶、凑身过去时亦安静。他扶着鹿晗的肩,唇和唇碰在一起,呼吸中薄荷的影子来回浮动,轻轻印出一个清浅的啄吻。

-

完结撒花!捞下印调问卷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