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17)

少年的发丝很好捻,不算顺滑——因为总是在干燥的天气中的缘故——但很软。手指沿着耳廓擦过去,勾起一两缕会让他想起歌声的触感,反而会觉得些微的毛躁也可爱。鬓发以下是他的轮廓,线条柔和了便显得易碎,他吻上去时要小心翼翼,但并不用考虑不去亲吻的这种选择。

“你想去看星星吗?”

他们拣定一截土台坐下,很高,砂石粗砺地提醒他那是一尊古城墙的遗迹。星星很好看,抬起头时仿佛旋转着碎进他的两眼里。这个时候没有人说话,所以听得见旷野的虫声,同时有近似海浪击打礁石的幻觉出现。一种感觉在身边的人靠在肩头时蹿过心底,而他放任它倏然闪过,由此也许丧失某种表现再现或写作的可能,而他竟在那一刻甘于这种甜美的愚钝。隔着一段时间,他知道自己没有再向上抬眼了,反而不觉得可惜,因为低头时就看得见明光从枣树枝叶的罅隙里铺到自己身上,像凭空里扯出的一截锦被,便利地裹住两个人。

他再次伸手捉着少年发端,密、软,在他指腹的螺纹里轻轻扫过,像有意钻入命运隐秘的勾连里——这遐想才到一半,少年的喉咙里就发出声音,细细地,原来是在喊他的名字,后面不跟任何与身份有关的尊称。而被赋予姓名的人却没有回应,只是电光火石里觉得:即使今夜星光灿烂而没有月亮,要将此刻指尖的感受比拟为月光,也可能显得俗气——或许千百年前已经有人对爱着的轮廓,施过这样的咒语了。


陈坤的目光从指端抬起来,望着观众席。他答的是“影片最触动自己的段落”,其实拍摄时的触感已不太清晰——反而让昨晚残留的片刻旖旎显出种难以言说只能独享的诡秘:须知他就是这样,指尖停留在鹿晗耳廓上一点的发间,亲吻里感到汗渐渐地渗,渗进一人一世只得一样的纹路里。

他们换了城市,一路北上。车站与车站影院与影院间的停顿里,是无数填补空缺的黑夜,其间不算太放肆,但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少。前夜他从床上抬头,鹿晗从身上翻下去钻进被子里,顺手捞手机来看。刷了几十秒——陈坤已经又将手按在他头顶的发旋上了——忽然回头,蓄意一般将嘴唇从陈坤唇畔扫过去。

“坤哥你看这个?”

他给陈坤看了个剪辑。粉丝说是想剪程笛和路有的前世,索性将锦衣厂公和白衣公子剪作一处,茫茫黄沙下万马齐喑里夹一张仓皇又年轻的脸。背景是首粤语老歌,女声凄婉缠绵。前世今生没看出来,只看出就想将两个偶像凑在一处的年轻心态。

陈坤于是更开心了,好像是从银幕上的皮影里看出两个人影,终于挣出录像机的边框走到一处——尽管旁人眼里“走到一处”也仅是靠角色的合衬实现,他仍忍不住将手从鹿晗头上移下来,好拿手臂去来回蹭鹿晗的颈子。

“剪得不怎么样,”他说,“没看出雨化田和陈长生有什么互动…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

他话音刚落,鹿晗就将手机反扣。光一灭,人的轮廓就显得模糊,唯有靠越来越近越来越盛的热气逡巡,才明白对方是凑近了。陈坤顺势扣着他的后脑勺,就着对方的动作与之唇齿相依,一点点被逼着向后,肩骨顶上床板;而对方的虎牙就咬在自己下唇上——松开时屋内仍没有光,陈坤却明白鹿晗的眼神一定是热的。

他于是就着这束热的目光开口,顺便舌尖扫了下唇,留出轻微湿润的响动:“——当然,怎么在一起的他们也不知道,是不可能剪的比我们两个更好啦。”又将鹿晗揽得更紧些,这才听见他的呼吸声渐渐缓下来。手指由发端向下勾,不留神碰住耳廓外侧:烫的。

但第二天路演时,鹿晗却一直走在他后面,不开口说话,也不在观众向陈坤提问之外的场合抬眼向他。

他起先倒没注意到,无非觉得落在耳侧的呼吸声不那么容易被捕捉。有人向鹿晗提问时他转过头去,才发现两人间多出数厘米的距离——由于落不到旁人眼里,才像是刻意画在他心里。“想问鹿哥,和坤哥拍摄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火花?”小姑娘站起来就问,声音脆生生地夹着一片轻轻低低的尖叫。立刻有闪光灯的亮擦到鹿晗的眼上。“有啊,”鹿晗倒没犹豫,“我们拍完一场戏去吃夜宵,坤哥拿鱼豆腐给我。”——尖叫又起来了,从陈坤那个角度还能望见有人立刻低下头去,屏幕的光晕着年轻姑娘翘翘的鼻尖。

但那算什么火花呢?陈坤突然想,他对那夜印象不浅,但单单对街灯印在鹿晗面上的场面记得最深,透过树影漉出的光好像刻意框住他的眉眼,仿佛被强调的视线探过来时,陈坤刚好剥开一粒毛豆,盐水煮过的豆荚在指端留过一点黏。本不该是太深刻触感,但他突然快想不起同样是那只手,从鹿晗耳边划过时会是什么感觉了。

脚边那点空隙也没有被缝上。

陈坤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起先他还还没有被吓到,但心里知道是“前辈”这两个字撑着他。但他已经过了需要计较对方是装腔作势还是欲擒故纵的阶段,只是突然开始拿拇指捻着中指侧边,像有些茫然地掸去些并不存在的烟灰。鹿晗这时却将目光移过来。

陈坤想,究竟对方究竟知不知道太熟悉一个人,就连目光逡巡在脸侧的感觉,都会有实感的?但那是个关于陈坤自己的问题:坤哥觉得自己在电影里哪一幕最帅?陈坤说一看就知道你没有好好看电影,电影里程笛老师一直都很狼狈,帅不起来。语气有点严肃,但说完自己就先笑了。他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眼尾的纹路散得像一束春草。但他却在同时将两手的五指都在掌心里攥了一攥,收到背后——在那之前话筒却又交给鹿晗。

“我来说,”他翘着唇角,“路有第一次从程老师身边移开的时候……嗯,那个时候我肯定直接背着坤哥,咔,大跨步走出去不回头。可能因为我没看到拍摄过程中的他,后来看片子的时候才觉得他靠着门框背着手的样子酷极了。”

他忽然朝陈坤眨了下眼睛,同时向前探了下身子,好叫人看出来他是看着陈坤:“嗯,就像现在这样,背着手抿着嘴巴——没笑,没像现在一样笑。大家可以去二刷啊,我觉得这个镜头是不能错过的。”他安利卖得诚恳,一霎粉丝们的鼓掌响起来。

陈坤突然深深吸了口气,胸膛的起伏别人看不出来,就像旁边的几厘米一样。

他忽然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

 

晚上他刷了微博,果然有粉丝提到鱼豆腐的事,但不可能有热搜。配套的当然有鹿晗口中那个镜头的动图,美颜盛世的话题转了千来条。动图刻意放慢了些,好教人看得清程笛眼里变幻不定的薄薄一层光——他当时没笑,然而哭了么?明明怔忡是程笛,陈坤却忽然将手举了起来。到底没往眼帘上拂,像有意回避般,只拿食指的关节在眉骨上一扫。

然后门便被推开了。

鹿晗朝他走来。头发刚洗过,湿漉漉贴着额角,眉毛似乎也因此显得更黑。到陈坤面前只需几步,他却走得很快。站定了看陈坤时——像忽然的剧场效果——空调开始运转了,两道莹绿的阿拉伯数字因为角度问题,像是游弋在鹿晗肩头。冷气散出来,适合有雷雨天声音陪衬。

“坤哥……”语速却一下慢了,“散场时候,你拿头在我肩上蹭了一下?”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