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16)

第二天出现在发布会观众面前时,陈坤脖子上挂了条驼色围巾——开司米的料子拈起来再轻软,也和时节气温不太衬,好在有通稿机敏地称赞他还原片中程笛风采:旧式文人般的庄重又风度翩翩,将场面圆得井上添花;粉丝更进一步,扛完了炮便一转头,微博上轮起高清大图来。

@渐行渐远还为坤:是我们斯文败类本类了!
@关爱程老师薪资协会会长:#陈坤雁塔# 程笛老师太苏啦!
@Blueee酒酒:程老师衣冠口口,可以的[OK][OK]
@马鹿子闷:诗人,诗人[抱拳]
@水星上的人:#你是我失去的所有的总和# →突然想到这句歌词5555

鹿晗那边声势大一点,#鹿晗雁塔#、#鹿晗一路有你#的话题已算作常规;路透动图九宫格几乎人手一组,热门微博里是路有隐忍的垂眸或怔忡的咬唇——然而毕竟是发布会后的宣传造势,要等到数小时后才能见效。

当下陈坤便只是和鹿晗站在一块儿,对方一朝他这边移,他竟感到了某种热度。然而轻轻别去目光时,又发觉对方将视线移开了,望着观众时嘴唇抿起来。陈坤甚至能看清他眼珠从眼眶里一转的轨迹,也就从这一转中尝出点欲说还休的滋味——竟丝毫不怀疑这种把人一瞬的目光拆成数帧的心思有何不妥。

 心思这样一动,原本下意识搭在左腕佛珠上的右手便落下去,一不留神便从鹿晗手背上掠过。其实这动作他做过不少次,但每次都堪堪让他留意到那一瞬摩出的感觉:并不特别,不特别冷或热,亦非钢铁能擦出火花,时间很短,甚至留不下什么触感。

但超越了触感的“感觉”却更特别。

 “——有什么评价?”

 什么评价?他猛然回过神来,但又须臾间被闪光灯晃出眼前一秒的空白。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走神,猜几个套路:如何评价自己,如何评价他人,如何评价路有或程笛……他笑了笑,眼睛一闪一闪。

“程笛是个很复杂的角色,他很自负,但最后最投入的反而是他自己,演好这个角色是个挑战,我经常需要去反复观看我的表演,甚至反复质问这个角色——路有对他的影响特别大,”灵巧地承接,“路有也很骄傲,越是骄傲越是压抑,直到最后爆发出来去和程笛……小鹿把他处理得很好、特别好。” 

他甚至转头去看鹿晗,一边看一边下意识地理了理围巾;主持人知情识趣地将话筒递过去,让对方补充。鹿晗朝台下鞠了躬,转过来对着陈坤致谢:“很荣幸能有路有这个角色……让我成为对坤哥影响特别大的人,哈哈。”

他说“影响特别大”的时候,底下快门声又响起来,间有观众起哄似的尖叫。声浪一旺,陈坤竟然差点要看不清鹿晗眼里的光了。但刚刚碰在一起的手背又忽然被擦了一下——很难称之为意外或偶然的一下,让他带着笑回望去,在触到鹿晗目光的一瞬,才明白刚才心里滚过那道“差点”是什么意思。

网络宣传紧锣密鼓地跟上。而他们仍住在临江的那栋酒店里,窗外是夜,夜里一道水波幽幽托起高楼灯牌虹影。陈坤刚刚按着要求发了微博,鹿晗便打隔壁进来,落地窗前替他将窗帘拉了,伸手就来揽他腰。一偏头,看到刚刚发出去的文案。

 @陈坤:“江上倒映情人的吻,总是比晚风更沉”。我是程笛,有缘相见。//@电影雁塔V:#雁塔# #陈坤雁塔# 秋歌城晚,雁塔笛横。@陈坤 

陈坤发出去的两行字,是电影里出现过的诗句——按设定,是程笛在热恋时写给路有的。鹿晗掏出自己手机,问陈坤:“我该转你还是转官博啊?”完了看看自己拿到的文案,笑起来:“我是不是要写得比你好些?”

@M鹿M:“在死后的台阶上,我种植海棠、手指、金鱼的影子/我们会面,像雨敲打一个小时的舞池”。你看见路有了吗?//@电影雁塔V:#雁塔# #路有雁塔# 路是无数有如黄昏的云。 @M鹿M

发完之后他扔了手机,顺便把陈坤的手机也一起扔到床上去。陈坤伸手去捉他手指,心道这次文案这样深奥,之后的互动怕是要好好斟酌。

但现在他只想吻鹿晗,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何况鹿晗居然已经帮他拉好了窗帘。

他很快便捉住对方的手指,一起拉着绕到背后去,唇咬得更深。如今不需要再细细回味这一刻同上一刻——同电影中的亲吻有什么区别,但他依然觉得某种触电般的感觉会在双唇相贴的瞬间炸开,炸出不一样的味道。他又想去找鹿晗的疤,仅仅是出于触感上的挂念,却又莫名怕被鹿晗看出这心思。一晃神里牙关便被撬开,舌尖探进来扫荡。

陈坤抓在鹿晗衣服上的手微微一松,又迅速抓紧,电光石火间竟被换了方向,背上贴上窗帘的布纹,夜色似乎正从未完全合拢的罅隙里渗出来,隔着衣物触摸他的脊背,迫使他将更多呼吸奉献给鹿晗。就在那瞬他已看到了鹿晗的双眼,在因为投入而被睫毛遮住前,它曾那样黑白分明又忽然闪烁,像被水光掩住了,又像火苗燃起来。

然而陈坤还是只能承认自己气短:体力比不得年轻人,哪怕恋恋不舍也只好先推开。鹿晗的睫毛仍垂着,像被极柔软的眼神黏住了。舌头在下唇划了一下才收回去。陈坤喉结动了一下,倒不怕被鹿晗看在眼里了——他正说话,声线比往日更哑,甚至比电影前半部分的路有更隐忍。

“坤哥……”

这声音登时蛰出陈坤心头一阵涟漪。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将鹿晗重新圈在双臂之间。呼吸洒在鹿晗耳后,很快便将耳廓熏得微红。亦不需要多说话,只是静静抱着,直到鹿晗的手也抬了上来,在他颈后两臂交叠着。多奇怪,陈坤在将头彻底埋向鹿晗颈侧前,尚抬头看了房内一眼,灯明明开着,而且很亮,他却有种置身黑夜中心的感觉。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因为要让这刻拥抱显得更难以忘怀,他情愿自己有无数个“上一秒”,每个上一秒陷在孤独中。

这样,他就会在每个飞速流逝的“这一秒”内,怀抱着随时被温暖着的感觉——甚至是赚到的感觉。感情无需计较盈亏,他却因为这种情绪,更想继续去同鹿晗唇齿相接,胸腔里涨满安静的暗潮。

在接下来至少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他都会这样和鹿晗形影相依。也正是在这样形影相依的预感中,他发觉他对鹿晗的喜爱比所预料得多,更多。他没法不在此时想起鹿晗那句话——“对坤哥影响特别大的人”——并为此嗅到暗潮掀起的风暴味道。

而说话的人则先一步,将接下来那个吻落到了陈坤眉骨上。

-

 @宁芙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