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14)

宣传很快便开始。从北地开始,路途折向南方。雨声比烈日生得很快,密密麻麻地悬在玻璃之外。陈坤有时会折一下报纸,展开更多没看到的新闻,却又不急于阅读;但他更多时候则将眼别过去,注视水珠如何在窗上奔驰落下,好像两边的蓝色帘子的确是“眼帘——配合他觉得那水痕如泪痕的比喻。他没有朝自己左边看,心里知道是为什么。他左边的人正闭着双眼,或许睡着或者没有,头顺着车轮撞击钢轨的声音轻微地晃,好像总是差一点就能靠到自己肩上。每当此时陈坤就会让自己的呼吸轻一点,好像总是差一点就能屏住。

 鹿晗不坐飞机,这是几十分钟前才知道的事。而陈坤对坐高铁没有任何意见,何况他们包了整整一节车厢——越是“空旷”越是衬得起“流量”背景。他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词?有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抱持着任何类似嫉妒的感情;而嫉妒难免同轻视相辅相成。即使是“对事不对人”,这种想法也难免让陈坤将一根手指竖起来,反复地在下唇上摩挲着。他后来掏出手机,转发自己前一条微博,记得加上话题。然而那确实是十五分钟后的后话。

这段时间里他的手指移到了眉心,长时间的坐姿会让会让他累,又不能让他陷入浅眠。他难免好奇身边这人是如何忍下来,然而这不是个有趣的问题。鹿晗起先说他有恐高症时当然是轻描淡写的,不踌躇到近于熟练,反而让陈坤产生头向后靠,并且梳理自己头发的冲动。这似乎是个公开的秘密,但鹿晗仍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尽管熟练地——和陈坤说起此事,甚至带着无可奈何的歉意。

 这让陈坤想起他自己也有恐惧的事,他差一点就要和鹿晗尽数说起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自己选择不说,仅以一名大方前辈的样子表示理解,同他登上这辆驶向南国的列车。视野里电线安稳地剪开云翳和雨幕,好像再过数个小时,他们就会彻底融进连绵的滴答声中,而非在高铁站被一组组的歌迷擒获。

 他走得很快,后来才明白鹿晗被落在身后的原因,尽管只是数步的距离。“流量”这两个字又短促地划过脑海,但这次他也很难明白它究竟激起自己怎样的情绪。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不知道自己的神情会落在镜头里,或者知道了也毫不在意。粉丝们拥上去的情景太熟悉了,他本不该如此介怀,但有那么一瞬他意识到自己手在震。

 他知道自己原来是想将手伸回去,“越过”人海,牵住对方;而这想法让他意识到自己原来也会喉咙发干发紧的,也意识到如果伸出那只手,他将不会越过人海,他将“搅动”海波。

 而鹿晗依然站在那里,或者是在缓慢地向前拨开诸多声音,一点也不像灯塔一座。他微微垂着头,口罩戴得好,堪堪露出双眼,睫毛低得有些过分。他一定经历过许多类似的场面,但永远带着些许类似不知所措的气氛。或者并非永远,只是因为暂时的距离,这种氛围陡然在陈坤眼里明显起来。

 而今天稍晚一点,当陈坤将两瓶酒从冰柜里取出来,回头的时候,他也会猝然望见被某种情绪压得很低的睫羽。

 他不是怀旧,但他熟悉这种感觉。他以为自己会是拨动潮水的那个人,但也同时无可奈何地发现他正安于被潮水包围的感觉,以至于渐渐忘记要去伸手一推——那当然不是他的职责,但至少会是种更好看的生存姿态。

 当年他花了很长时间,但现在他无法以此为理由,把“这段时间”从年轻人的生命里切去。这时他有些难过,这种难过的情绪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也变得年轻了。

 他因此凑过去,在酒店房间昏黄的灯光下,唇从唇面上掠过。

 陈坤面临寻获年轻时代感觉,他却又忽然自觉像个不知耻的猎食者。轻轻一擦迅速转向停留,随后变为互相的啮咬。他咬着鹿晗的下唇,娴熟地碰到了他的伤疤。因为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猎食者,便在那一瞬以为有了逃避之必要——直到他被鹿晗反压在床上,“没有必要”变为“没有可能”。他的舌向里送去,勾出一丝酒气。他原来甘于迎合鹿晗。

 鹿晗脱他衣服的动作有点急,手顺着腰线上移,衬衣的边微微卷起,露出侧边的皮肤,黄灯下颜色暧昧。陈坤松开他,想着他应该问些问题,譬如“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或者“你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事了吗?”——但他没有。他抬起自己的小腿,在鹿晗展露一丝犹豫时摩擦起他的腰际。他当然也发出了声音,鼻音很重,掩着比之前更低的呼吸和笑意。“你不会觉得在电影里我委屈你了吧?”

 鹿晗这下没有说话,但放在他身上的手明显僵了半拍。趁这个机会陈坤拎着对方的衣领,干干脆脆地把粘粘糊糊的吻凑回去。他当然知道这是出乎意料的,他自己的手也在抖,但越是颤抖反而越不想放开。他提到电影,刚开口的时候其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这有什么好怀旧的呢?但说完了,他就知道自己的心意。哪里是怀旧,他只是想证明现在正发生的一切是水到渠成。

 鹿晗又开始抚摸他,沿着腰线到肩头,终于落到胸前。吻也向下,竟然开始咬着陈坤的喉结,动作尽量温柔,不过也算不上游刃有余,陈坤被撩得半痒半疼,抬着眼看鹿晗,但汗水也会落到眼睫间,他索性闭上眼,好像事情本该如此。陈坤被他压在床上时,当然有过惊讶。秀秀气气一张脸,怎么突然多了攻击性?鹿晗越是表现得急切,他便越是沉沉地低低地喘着,情欲涨起来,在吐息间蒸成了雾水。

 “你悠着点……”胸前被鹿晗弄得有些疼,他怀疑是不是破皮了,很奇怪,仅仅是这样的想象都足以让他肌肉绷紧。他举起手扫去眼前的汗,重新看着那张生气饱满的脸庞,看着汗水划过他的耳侧。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他其实很想看这一幕,想得他小腹一阵阵地收缩——当然不是心理作用。鹿晗早就脱了他的裤子,将腿抬起来架在他肩上,凑下去细细地一寸寸地连舔带吻地途径他的大腿内侧。

 陈坤笑了一下,他本来可以将手搭在眼前,毕竟这一幕即使放在同性的交媾中,也是相当赤裸露骨的。但他突然不想这么做了。他伸出手去,软软地放在鹿晗的头上,指端从发丝梳到鹿晗耳侧——仅仅是这样,指尖也会产生类似烧灼的幻觉。他忽然有点口干,喉咙一阵阵发紧,心里想着应该在两个人做起来之前把酒喝完的。俄顷他又听到雨声,在滨河的霓虹里洒出一塌糊涂的几道色块。他看不到那种颜色,但仅凭想象也兴奋起来。一道雷滚过城市时他将手掌向下,在鹿晗从善如流地将他含进时喘出了声。在因为强烈的刺激而不得不合上眼前,倒确实看见鹿晗吞入他时颤动的睫毛,好像是煽动今夜雷雨的起源。他想这真是太举戏剧性了,便仰着头,随着鹿晗吞咽动作,更激烈地喘息起来。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