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丸

【鹿坤】处处吻(12)

一来一往了没多久,菜上齐了,锅也点起来。锅底是鹿晗挑的——他驾轻就熟地跳过鸳鸯锅,在中辣和重辣间盘旋一阵,得来现在翻滚起的一锅艳色。陈坤隔着升起的白雾,突然觉得鹿晗的轮廓似乎因此更加柔和。他忍不住笑了笑,大概是想起扫过的几眼微博内容。那些内容本来让他有些生气,但他却在这样的时刻里感到一丝不合时宜的……兴许可以称之幽默的氛围。

鹿晗没有露出“笑什么”的神情。他动手很快,于是嘴唇很快便显出比往日更深的殷红。牛油锅底越煮越辣,他吃得急了,便在动口的间隙轻声地嘶嘶着。陈坤挑落一块鸭血时鹿晗终于抬起头,漏勺捞出大块,送到油碟里,一派正照顾人且照顾得很好的架势。殊不知陈坤反而因此愣了半秒,提筷子的手下意识地向后缩一缩。气氛并未因此更尴尬,或许是酥肉中几星花椒的功劳——没有要酒,但在口唇的灼热感里,思绪一直不似往常那般明晰迅捷。

在真正说起最近的事之前,陈坤仍然犹豫了一下。他不想让事情看上去太像所谓“前辈”或“过来人”的劝诫,同时也担心他看上去会过分像在以提建议为由看笑话。他甚至不太担心自己看上去像“多管闲事”,但事实如此。

他管起鹿晗的事来,同时有些忧虑地知道自己直到开口的时候也没想好自己是以何立场替对方打算。他没打算问对方下一步该怎么办这种事,某种意义上这是因为他并不打算给“那种人”任何机会,哪怕在鹿晗本人看来,这种话会显得唐突。

“别跟他们兜圈子,”陈坤皱着眉头,仿佛“兜圈子”周旋的是他自己——他的轮廓本来也很柔和,但皱起眉来却又多出细微的戾气藏在眉峰里,那是他咬开民国小生或知识青年的茧壳后终于露出来的一部分自我,“直接发律师函。”

他说,别惯着那群人,做得却比说得更凶,直接拿手在脖子上划了划。鹿晗没被吓到,笑的时候露一排齐齐白牙。陈坤忽然有些感慨——他拿自己的经历总结成道理,从前是写在书里,面向许多粉丝读者;现在则是对某人娓娓道来。他看过的动漫里不乏“回到过去拯救自己”的情节,无端端契合现下心境。

而等事情再过去一点,他甚至能找到种颇玩味的心态,“检视”这个游走于提供建议和追怀故我之间的自己——但如今横在他面前的,不是别的,偏偏是种复杂的感慨。

“吃啊吃啊,”他说。他过了要靠“抽烟”这一姿态表达感慨的年纪,但突然想起当时的自己,便有种近乎审美的怀念。然而火锅店里的禁烟标志很大,明晃晃地悬在头顶。他可以做的反而是加一盘老肉片,唰唰地下进锅里。

 

吃火锅时没要酒,但又不知被谁提起来,没人拒绝,好像这建议一直待在那里。为了私密,空间极狭小,握着酒瓶的手腕露出半截弧线,好像离彼此更近。鹿晗在这时笑得很少,喝得不算多,但每一口都很快,短促的起落间手指抓紧瓶颈。他自然有意克制着自己,然而也正是这种时候,眼底的一点光会露出来。灯光有意昏暗,他的眼神也难以称得上锋芒毕露,但也正是因这点光,他在陈坤眼中的轮廓又清晰了一些。

——拍摄雁塔的时候,他像一团模糊的雾水,裹在过长的外衣下、有时暧昧地藏在镜头中,或者干脆就在浴室的磨砂玻璃后,被陈坤一刻不停地望着。陈坤想起那一幕时手震了一下,半是因为当时的自己,半是因为想起那桩事的、眼下的自己。他匆匆忙忙,端着杯子,薄荷的气息从喉咙里滑下去,总是很快。

身上有些发热,他心里却镇定了。但鹿晗又忽然向他靠近——突然前倾身子,以至于陈坤能望见他锁骨的形状。陈坤甚至开始怀疑那也是种伎俩,譬如自然而然地让他移转目光,从而自然而然对上后辈的双眼。那双眼里的光漫漶在陈坤自己眼中,像波澜一样,不全来自周遭灯光的投射。

他迎上去,轻轻碰了一下鹿晗的杯子。因为只有两个人的缘故,有时这个动作都显得刻意;但刻意毕竟不同于做作,至少鹿晗的眉眼舒展了。

“说起来还没好好感谢过坤哥,”鹿晗又过来跟他撞,与其说是戏仿着更“正式”的酒桌文化,毋宁说是一开始便抱定要来一下的念头,甚至像是在同陈坤嬉戏,“反反复复来过好多次……”

剧组最后那顿,鹿晗也这么跟他说过,是以陈坤习惯性地挑起眉毛——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绝对不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式的客套。事到如今已很难不去想自己的二十四岁,比眼前的人还小一点。他当时有没有这样,对着前辈很诚恳地说起自己的心事呢?

而这竟成为他有些羡慕鹿晗的理由。

“说什么呢,”陈坤说,“我觉得你突破挺大的,也挺好的。”

他突然想起眼前的人说过他想演变态杀手这种事,居然又习惯性往他眼角眉梢瞥了眼,又从一贯以柔和著称的线条里看见几分利来:不具有侵犯性,反而更能想象他不留情起来的样子。

病娇嘛,他想起看过的动漫,嘴角向上勾了一下。——他自己也是演过蒋中天的,怕什么?

回去把律师函发了!迈出门时他提醒鹿晗,手在那人肩上拍了一下,尾音上扬得不像个建议。鹿晗这会儿插着兜,头低下去一点,嗯了声。陈坤又笑,居然不自觉间带出乡音:不是要喊你跟他们周旋好久,但是干扰到你,就——他想了个词:划不来了。

他暗笑自己居然市侩起来,先前读过的佛经似乎又算不得数了。

其实陈坤自知有话没讲完:划不来的意思,是说旋着旋着,精气神也磨平了、可能性也耗光了。而所谓“可能性”,居然是他有些期待看到更多模样的鹿晗,乃至下次再合作的意思。想明白这一层时鹿晗已上了车,先一步离去。尾灯还没在视野里缩至最小,他便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白雾漫上来的时候,又想起《雁塔》里那个纤细而模糊的少年。

 -

【BIG NEWS】

此文正考虑出本中,请有意支持的朋友戳此填写印量调查问卷~

会有精美插图和附赠番外(预售开启后可能有特典但我没有想好特典形式)

请大家关爱一下冷CP,鞠躬!

评论

热度(39)